分类
安全和简单的方法赚钱

虚拟货币投资的一些思考

没有规矩频繁操作是必然会亏钱的。 不动很重要,不动就是赚钱。 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仓位控制在 10% 以内。其理由特别简单,因为我们往往可以无视自己收入的 10% 损失。 对于大部分进入比特币世界的人来说,看到币价涨涨跌跌,都会心生做个波段的想法,如果成功获利,那接触杠杆和期货的概率就挺大了。想极端地控制自己的欲望,彻底远离炒币,其实挺困难的。 远离山寨币,是你在比特币世界里存活更久的好办法。 别去玩杠杆。现在的交易机制决定了这么一件惊人的事实:你玩杠杆的时候,对方看得到你的底牌!

虚拟货币整治的法治思考与优化进路:兼论对金融科技的“禁令型”监管

摘 要 :金融科技是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在提升金融业质效的同时伴随着大量风险,引发监管忧虑。虚拟货币及其背后的区块链技术是金融科技的创新代表。为应对虚拟货币的风险,我国对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采取了全面禁止与取缔的整治工作。这种“禁令型”监管政策虽然能够暂时处理危机,但在规范性文件的合法性、“一刀切”禁令的合理性以及金融安全与发展的价值平衡上存在瑕疵。为此,需要在金融创新和风险防范上取得动态平衡,以提升监管政策的合法性与合理性来减少政策巨幅波动对市场主体信赖利益的不利影响,探索更加符合金融科技风险特征的治理机制。

目前,国际上尚未对虚拟货币形成统一的概念共识。虚拟货币(virtual currencies)常与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ies)、数字货币(digital currencies)、虚拟资产(virtual 虚拟货币投资的一些思考 asset)、数字资产(digital assets)及代币(token)等概念发生混用。虽然不同国际组织、各国监管机构对“虚拟货币”的界定有所区分,但多强调其非法定货币的属性,是一种通过分布式账本技术(如区块链)实现生成与权益记录,能够在特定社群中被接受与使用的数字化表现形式。2021年9月15日,人民银行等10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银发[2021]237号,下文简称《2021年通知》)指出,比特币、以太币、泰达币等虚拟货币具有非货币当局发行、使用加密技术及分布式账户或类似技术、以数字化形式存在等主要特点,不具有法偿性。

我们认为,监管机构需要重点关注的是,借助第三方展开的、具有营业性虚拟货币业务活动而非不借助任何外部服务的“点对点”交易行为。其原因有二:其一,从《2021年通知》罗列的上位法来看,《商业银行法(2015年修正)》第81条,《证券法(2019年修订)》第180条、第202条、第212条,《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第78条对“取缔”的情形做出了规定,主要包括未经批准擅自设立商业银行、证券公司、证券交易场所、期货交易所等,或擅自从事、变相开展上述交易活动的情形。由此可见,上位法中关于“取缔”的授权应针对提供专业服务的金融中介及其业务,本质在于金融业是特许经营行业,未取得资格从事特定业务的,应当予以取缔。纯粹“点对点”交易并没有第三方介入,风险基本限定于合同双方当事人不向社会迅速传递,对金融稳定等公共利益不会造成影响,公法没有必要进行限制与干预,并且在实践中也难以执行。其二,从政策可实施性和监管效能上,与其“全面禁止”不如“有的放矢”,可以创设新的义务主体作为新型业务活动“监管抓手”。从国际监管要求来看,作为国际反洗钱标准的制定者,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发布《以风险为基础的虚拟资产和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指引》,创设了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Virtual Assets Service Providers,VASP)作为新的反洗钱义务机构,包括为虚拟资产活动提供服务且作为营业(as a business conduct)的机构或个人。一般情况下,通过“非托管钱包”的“点对点”交易不直接受到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的规制。换言之,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监管规则将合规义务施加给提供相关服务的中介机构,而并非个人。“点对点”交易对使用者有很高的技术要求,仅限于少数人使用,也难以被有效监测,对于上述行为的监管亦不符合监管的成本收益原则。

百倍收益的普通人——虚拟货币理财之路

没有规矩频繁操作是必然会亏钱的。 不动很重要,不动就是赚钱。 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仓位控制在 10% 以内。其理由特别简单,因为我们往往可以无视自己收入的 10% 损失。 对于大部分进入比特币世界的人来说,看到币价涨涨跌跌,都会心生做个波段的想法,如果成功获利,那接触杠杆和期货的概率就挺大了。想极端地控制自己的欲望,彻底远离炒币,其实挺困难的。 远离山寨币,是你在比特币世界里存活更久的好办法。 别去玩杠杆。现在的交易机制决定了这么一件惊人的事实:你玩杠杆的时候,对方看得到你的底牌!

这些文章一直在潜移默化的影响我,严控风险。这期间比特币有很多次的波动,5000 跌到 3000 又回来,8000 跌到 5000 又回来,一直以来都是别的币疯长,比特币不怎么涨。当时就是一个信念告诉自己,比特币就怕下车,一旦下车就很难在车上了。这个道理很简单,5w 你全卖了,6w 你买不买,7w 你买不买,然后慢慢就到 10w+ 了。其实 15 年一直到 17 年在这个平淡的市场,其中有些乱动的人还亏钱离场了。

说是握住不动,还是有血泪史的,我本身是有 500 ETH 的,在之前的波动中完全没卖,17 年初的时候 ETH 涨起来了,并且涨到了 200,不断突破历史新高,我就开始卖了,想着便宜了再买回来,发现再也买不回来了。不过没什么后悔的,我认为这是一个人在那个时刻的正常反馈和操作。

也可能是 ETH 卖了后再花高价买回来很痛苦,17 年的 ICO 我基本都是缺席的,大部分都是投了 3 ETH 这样。反倒是我当时比较被动参与的几个 ICO 给自己带来了不错的收益,公信宝、量子链。

投公信宝是因为老猫在群里神神秘秘的让黄敏强做了演讲,我也没太懂,感觉是个好机会就抢了私募,三月份上线 ICO 的时候又投了点;量子当初很多负面新闻的,还是投了点,因为当天晚上云币被抢的网站垮了,我很惊异于它的群众基础。

这里还想讲下我觉得很有趣的 ICO—— MLGB,现在叫做 Mass Grid,我特别主动投的,当时网站写的特别行为艺术,和大多数人一样我也以为是骗人的,当时刚好在一个群里有朋友说起,引起我的注意,在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投了 Pre ICO,还投了后面的傻鸟和冰冻,纯粹因为好玩。成本大约几毛钱,上线的时候 5 块,现在的价格 2 块多。这是傻鸟的金币:

18 年初的 ICO也参与了些,大部分就是几十 ETH,当时是被市场带动的,但是基本略有盈利我就出来了。在整个 ICO 的过程中,我都没有奢望过很高的收益,上面赚到一些钱的 ICO 完全是误打误撞。我不相信暴富的神话,我也认为 ICO 这么多倍的收益是不正常的。

换 BTC

17 年上半年市场恢复了,再次狂涨,很多币涨的超过我持有 BTC 的份额了,觉得发慌,很不踏实。当时自己在过山车一样的价值翻翻后做了个决定,开始把别的小币种大部分都换了 BTC,凑满了 100 BTC 。一直以来很多人都不屑于买 BTC,一方面涨最慢,另一方面拿几万块钱也只能买一个,看着难受。但一旦你想明白,找到支撑自己的理由,行动就不痛苦了。

9.4 来临

又一轮热潮

在所有人都没有预料的情况下,数字货币市值在 17 年底连破新高,看的自己也目瞪口呆。我相信没人预料到比特币能涨到 12w,EOS 能涨到 100+,ETH 能涨到 1w 块。这个过程中自己觉得这个市场终将冷却,自己不断的在卖跟前的币,一直在卖比特币,然后又把后面突破新高的山寨币在低价格的时候换成了 BTC,不停的拍大腿。

只持有主流币种

和大多数人一样,后面发现很多项目并不是想象的那么靠谱,在高点没有卖,跌下来越来越没有信心,当时不管亏赚,不再抱有希望,做了个决定,把所有的小币种换成了主流币种,也就是 BTC、ZEC、BCC、EOS。无论是,17 年上半年换 BTC,还是疯狂过后我只持有主流币种,在现在看来其实是非常对的一次决定。

生活最重要

转眼到了 2018 年四月,随着币的起起伏伏,看着很多人狂热,我陷入了思考。很多什么都不懂的人开起了各种教别人如何炒美股、加密货币的付费组织,竟然还收了很多钱,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加入了;很多赚了一些钱的人开始离职,all in 区块链。

比特币还能买吗?给新手的加密货币投资指南

如何选择投资标的,投入多少资金比较合适,何时应调整投资组合——如果你对加密货币充满好奇,并且蠢蠢欲动,不妨看看这篇新手指南。

RELATED VIDEO

中国近日对加密货币提出警告,使得比特币、以太币和狗狗币等价格暴跌。尽管对持有比特币多年的投资者来说,震荡早已司空见惯,而且长期收益仍然可观,但《华尔街日报》的Aaron Back分析说,这样的波动使加密货币难以成为主流的价值存储工具和支付媒介;而且因中国政府举措出现暴跌,会削弱比特币作为抵御政府干预的对冲工具的地位。封面图片来源:Dado Ruvic/Reuters

虚拟货币投资的一些思考

金融+

科技+

科技·经济·生活

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孵化
金融科技与金融创新全媒体

一、人民银行等发布监管通知

《通知》回顾了人民银行有关虚拟货币监管政策态度,指出针对“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活动盛行,扰乱经济金融秩序,滋生洗钱、非法集资、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严重危害人民群众财产安全”,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其中主要明确了两点,一是重申对虚拟货币的定性。《通知》再次强调具有非货币当局发行、使用加密技术、分布式账户或类似技术、以数字化形式存在等特点的虚拟货币,如比特币、以太币等,包括泰达币等所谓稳定币,均不具有与法定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二是明确对有关业务的定性。《通知》明确指出,虚拟货币兑换、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虚拟货币、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撮合服务、代币发行融资以及虚拟货币衍生品交易等虚拟货币相关业务全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一律严格禁止,坚决依法取缔;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通过互联网向我国境内居民提供服务同样属于非法金融活动。

另外,《通知》还强调了“参与虚拟货币投资交易活动存在法律风险。任何法人、非法人组织和自然人投资虚拟货币及相关衍生品,违背公序良俗的,相关民事法律行为无效,由此引发的损失由其自行承担;涉嫌破坏金融秩序、危害金融安全的,由相关部门依法查处。”

二、比特币等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

美国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2013年3月18日发布FIN -2013- G001指导文件,对数字货币作了界定,“数字货币是一种交换媒介,在某些情况下可以像真实货币一样使用流转,但并不具有真实货币的所有属性,并且在很多国家都不具有法定的地位。”2017年7月14日至20日,美国统一法律委员会年度会议正在讨论中的《虚拟货币商业统一监管法案》(Uniform Regulation of Virtual Currency Businesses Act)将“虚拟货币”界定为,“以数字表示的价值,用作交换媒介,账户单位或存储价值;不是法定货币,不论是否以法定货币计价。”

2013年12月5日我国央行等五部委发布的《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明确比特币为“网络虚拟商品”,而不是货币,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通知》再次强调了这一观点,指出“相关数字货币具有非货币当局发行、使用加密技术、分布式账户或类似技术、以数字化形式存在等特点的虚拟货币,如比特币、以太币等,包括泰达币等所谓稳定币,均不具有与法定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

三、数字货币交易市场累积的风险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一些金融机构或相关企业,绕开传统金融体系的有效监管,出于各种意图利用其自身的资金优势、信息优势、行业优势,从事数字货币的交易投机甚至违法犯罪活动,对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健康运行造成了威胁,累积了一些风险,具体而言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数字货币可能会变成影子货币体系,引发系统性风险,即《通知》提到的“扰乱经济金融秩序”。数字货币是建立在去中心化的基础上的,没有中间机构进行监管,同时也没有国家信用作为后盾,其成功运行建立在人们相信它可以被人接受的前提之下,绕开了传统金融体系尤其是银行体系,使得其运行一定程度上处于传统金融体系之外。数字货币不具有法定货币的地位,却可以行使法定货币的支付、价值尺度功能,可能发展成为“影子货币”。如果其规模不断扩大,则可能会对现有金融体系造成冲击,引发系统性风险。

是数字货币易沦为犯罪活动工具,即《通知》提到的“滋生洗钱、非法集资、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数字货币具有匿名性或者说绕开传统的实名认证体系、不可或者较难追踪以及跨国界、跨地域等特点,易被用于洗钱、支持恐怖活动、支持毒品交易等犯罪活动,给追究相关违法分子法律责任增加难度。如著名的“丝绸之路”网站,允许用户使用比特币进行交易,并且采用特殊技术,使得监管机构难以追踪其交易细节,一经推出就受到地下交易者的追捧,滋生大量毒品、非法枪支买卖等非法交易,交易物品涉及毒品、黑枪、信用卡资料、黑客服务和色情服务等,当然最终还是被执法机构摧毁。

三是数字货币的分散性使其面临独特的消费者保护问题,即《通知》提到的“严重危害人民群众财产安全”。比特币交易的不可逆转性意味着,即使有合法的比特币还款请求,没有当前持有人的自愿转移,也没有真正的方法强制将虚拟货币资金交给受害方,因为比特币账户具有自主控制,数据由相关主体自行控制的特点。由于没有中介监督机构,如果需要通过现有法律制度通过司法体系解决案件的则需要配合其他相关措施,对于消费者或者说用户利益主张的保护存在一定困难。由于数字货币的匿名性,消费者遭受财产损失后,即便所有的记录都存在于区块链系统之中,但却可能难以锁定真正的侵权人,也可能难以取证证明财产损失及因果关系等。另外,由于缺乏相关法律法规支撑,当一些中心化的平台倒闭、破产或者遇到欺诈、被盗后,消费者往往难以追回其损失。

四、完善数字货币监管的思考

越来越多的国家政府和央行将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纳入本国的监管体系中,但监管尺度和态度立场各不相同。数字货币性质的认定一直是法律监管的核心问题。不同的监管机构对其法律属性的认定不同。2013年8月,德国宣布承认比特币的合法地位,并已纳入国家监管体系,是世界上首个承认比特币合法地位的国家。美国国税局(IRS)将比特币归类为应纳税资产;日本将比特币定义为一种新型支付方式。总体上而言,德国、美国、新加坡、日本等对数字货币的监管走在了世界前列。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瑞士等国家对比特币态度友好,认可其积极意义,正着手或已经制定监管法案来规范比特币行业的发展。出于降低洗钱风险和保护金融科技创新的考虑,另一些国家如俄罗斯、泰国由完全禁止比特币的使用转变为放松比特币监管。世界各国和各地区的监管主要体现了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规范业务发展和监管协调

加强政策引导和监管协调。区块链技术应用对各行各业都产生深远影响,但对金融体系的影响是首要的。因此考虑以金融监管部分为主导,结合发展改革部门、网信部门、工信部门以及其他相关部门协调,根据区块链相关技术的发展变化,既要符合金融监管的大局要求,同时也要符合国家网络安全、数据安全和个人信息保护的要求,还要考虑到相关产业对区域经济发展、产业经济发展的具体作用与影响等。具体业务模式上,可考虑确立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技术应用相关行业标准、地方标准、企业标准,适当时机出台国家标准;同时要有针对性地打击有关违法犯罪行为,落实反洗钱反恐怖融资以及有关资金跨境、外汇管理等监管。

考虑在适当时机建立业务许可制度包括对有关区块链资产的交易、支付、汇兑、存管、理财、信托、投资等相关业务进行许可证管理。对涉及区块链技术有关的交易活动采用有针对性制度保护投资者权益,打击欺诈、洗钱、恐怖融资等活动,并适时进一步有针对性采用备案管理、许可准入、反洗钱职责和流程、用户实名、大额交易限制等方面作出具体规定。

二是打击非法投机活动和违法犯罪行为

严厉打击洗钱恐怖融资欺诈等违法犯罪活动。一些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和私人用户涉及相关洗钱、欺诈、非法外汇交易、贪污贿赂、非法挪用资金等一系列非法活动,对这些行为应予以严厉打击。很多境外监管机关如美国、日本等国都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支付公司等中介服务机构作为反洗钱监管重点。据《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显示,国内173家虚拟货币交易及代币发行融资平台已全部无风险退出,这次《通知》再次明确境外交易所向境内用户提供服务也属于非法金融活动。

积极加强执法监管和司法处置协调。在具体监管中,处理好数字货币监管与传统金融体系、国内金融体系与国际金融体系等不同监管体系对接。在具体执行方面要加强国际监管合作。数字货币去中心化的特点要求各国监管机构协同监管。推动成员国之间制定原则性监管法规,推动建立可协调的数字货币跨境司法解决机制,加强信息共享与交流,共同打击数字货币跨境有组织犯罪活动。

三是保护企业和用户合法权益

打击监管代币融资保护投资者权益。对于代币融资的定性,美国、新加坡、新西兰等有关监管机构将其作为有价证券范畴纳入监管范围。在瑞士,也将代币分为三种即支付型、证券型和应用型,在相应的监管框架内开展业务。我国已经明确将代币融资视为非法金融活动。

考虑促进产业发展与规范监管协调。针对融资行为、信息发布或采集行为、智能合约算法及相关服务以及与服务相关的知识产权等相关行为进行持续监管。在适当的时机、适当的地区引入“监管沙盒”,既保护投资者权益又支持金融创新,根据被监管机构的创新能力、风险控制力、运行机制、业务特点、投资者权益保障等,选择“监管沙盒”的相应模式,既累积监管经验又维护相关企业合法权益。